返回东方广播网 注册 登录
返回上页

祝福北大荒小屋

时间:2014-10-24
(FM89.9《为您服务》主持人  小窗)
 
还有当年的酒香吗?喝着老知青,苍梧路上的东北廉家大院,五桌摆开,热闹着的人们有同一个名字:北大荒知青。
十六七岁的时候,离开父母亲,踏上滚滚列车,奉献青春与热血。那片土地好冷,出门,留海成了风铃,睫毛结出树挂,叮叮咚咚,拉一下门皮没了,含一颗钉子冻住了嘴唇。那片土地好热,8月烧荒渴得不行,镰刀割去洼地上的草皮,踩几脚挤出水来,顾不上小虫,蒙上一帕手绢权作过滤,拿一杆草棍来吸,干着活一停,一身身热汗瞬间把棉袄冻成了盔甲……这是他们的青春,这是他们的记忆。
 
我来到廉家小院,是受知音老师的邀请。她是北大荒小屋群组的发起人。她曾有一间北大荒小屋的,现在没了,那里盖起了高楼。她在小屋里成家,在炕上生儿子,79年挤着无比拥挤的火车返城。她在网站里写她的北大荒小屋的故事,网友说你成立一个群吧,就叫北大荒小屋吧。
 
酒还是那样醇香。不相识的人都聚到这里,只因为他们有同一个名字:北大荒知青。
这是怎样的一份情感啊?我去到那里,多少带了些后辈的虔诚和好奇。
有位作家说:不曾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我想看看这群年轻时素不相识而今已经年过半百的荒兄荒妹们因为什么样的人生经历,如此贴心贴肺地聚到一起,那又是怎样的一段笑里带泪的青春记忆?
 
他们在一起包饺子,他们在一起唱歌:“戴花要戴大红花”、“小屋的朋友来相会”……有当年的歌曲,也有而今改编成的。歌,以抒当年怀,以咏今日志。他们闹得HIGH,他们笑他们流眼泪他们讲故事,好玩的害怕的心酸的,浪漫、艰难、恐惧,还有,爱情。
他一人遇见三条狼,拿着斧子迎狼而上,狼逃走了,他的内衣也湿透了。
他烧荒,差点烧着一片林子,幸好附近部队赶来救援。
她被跳蚤咬得遍身痒,难耐时,把敌敌畏抹在身上。
他带了个大脸盆,当时大脸盆可是稀罕物,洗衣洗脸和馅施肥全靠它。34年后重返旧地,老乡竟还珍存着它。
她在砖堆倾塌的一瞬间顾不上羞涩,一把搂住他腰,拉开他,从此他对她特别好,他们还成了亲。
他爱上了一位姑娘,写诗写文章,75年回上海时她还留在那里。说到这里他哽咽了,他说,我对不起她,我没有坚持,情上我辜负了她,重做一遍的话我会做得更好……
他们唱《山楂树》,唱当年手都没拉过的纯洁刻骨的感情。
 
她说她是在火车上过的十六岁生日。一去十多年。北大荒摄下了他们最美的青春。
难免回望,青春的付出与获得。
他年龄长些,66年高中毕业第一批到了黑龙江,造房子开荒地,他说我离开的时候那个连队新开荒地1万5千亩,所以我们不能说是白去了北大荒吧。
他们说,走过来了,我们是幸运的幸福的,回来后工作上的困难根本就不算是困难了,我们有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
还有,眼见的,他们收获的彼此间最真的情谊。
 
太阳不管世间事,多少年过去,依旧新鲜着灿烂。依旧有年轻人走在路上,骄傲或是谦逊,张扬或是木讷,抬头遐思低头做事,想到或者并不会想到各自的使命。
知音老师对我说,小窗,你给我们的“小屋文集”写个序吧。我觉得我的生命太轻,难以承担这份厚重的托付。知音老师又说,以一个年轻人的目光来审视父辈们年轻时走过的足迹,以及他们对那段岁月的不了情结,不能不说是个很独特的视角。我点头,我也实在愿意藉此表达我深沉的敬意。
小屋文集,更是给年轻人看的。
 
转眼又是秋天。走在路上我想着,这季节的轮转有什么意义吗?能留下什么吗?必定是留下的,这下一年的地里埋下了上一年的种子,它们在微妙地发生着变化。时代,是个大车轮,车轮在往前走,留下的也不仅是一路上的印迹。
人,更是不同。还有情感与理性。我们度过的不仅是一段生命,更是人生。生命是易耗品,人生经历与经验却是一份份储蓄。储蓄在哪里呢?在文字、画面、音乐,或是其它的艺术表现形式里。它们在一天天堆积人的情感与精神。前辈的理想与浪漫,吃苦的坚持与担当的责任……当它们被重读重看重听,这些经历与经验便会融作又一代人血液里的反思、激励与传承。
没有比这样的堆积更有价值的事了。
为此,深深感谢前辈让我们再见北大荒小屋!更愿望,北大荒小屋的人们在今天的每一日,温暖、富足、幸福!